有夏天的__天

灣家人,渣寫手。
更新緩慢請謹慎戳追(・ัω・ั)

【戀與X全職】一腦洞一世界(????

咳 有雷的太太麻煩閃避!
有雷的太太請閃避!!
有雷的太太一定記得閃避!!!
















好吧 我來說說我跟我那沉迷與戀與的太太  @鳴夜
那可怕的腦洞(((((((

本來是是這樣的 我賣了篇我朋友的糗事↓↓↓

我朋友:白起????剛剛閃過去的是嗎???(指我的手機鎖屏
:.......我的鎖屏是王杰希....(鄙視我眼殘的朋友x

然後太太就留言了....↓↓↓

太太:一个是风神一个是魔术师(乾

:白起跟著王杰希飛(我怎麼覺得可以?????jpg.

太太:我觉得应该是两个人骑着灭绝星尘 然后乘者白起制造的气流飞起来(。

:臥槽 跟我想的一樣(幹話


真的 突然對自己的腦子感到害怕.......(我不是我沒有jpg.

【隨筆】只想對你說

※原創
※舊文重修
※仿電影畫面練習


「...噗哈哈哈哈!!」

幫忙撐傘的人愣了愣。

怎麼還挺安靜的人突然大笑了起來,自己剛剛沒做什麼吧?

林楓彥看見白東杏一臉古怪的表情連忙止住自己的笑聲,卻還是收不住剩下零碎的笑意。

「你不用一直跟我找話題,也不用替我撐傘。連自己都淋濕了還想幫別人遮?」

他笑著指了指對方因為幫自己撐傘而淋濕的左肩,繼續道。

「我也不是沒帶傘,只是看雨勢不大也就懶的撐,想不到你就先打起傘來的。沒發覺我剛剛一直走出雨傘外是故意的嗎?」他邊說邊從包包裡拿出手帕遞給對方。

白東杏接過手帕之後擦了擦淋濕的左肩,在自己未開口之前又聽見對方說。

「我這人也是挺古怪的你也不是不知道,光是在牆上寫字就已經算怪談了不是嗎?」笑意裡帶了點莫名的情緒。

林楓彥覺得撐著傘在路邊講話很不方便也很危險,索性拉著白東杏走向一間店的帳棚下。

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店家的棚子上,又墜到了地面,再蜿蜿蜒蜒的匯成小水流溜進了腳邊的水溝裡。

「你--」

「平時很安靜不怎麼跟別人打交道,其實我也是有很多話的時候......」

白東杏望向他的側臉,另一個人望向即使下雨卻依然車水馬龍的街上。有那麼一剎那,他在他的眼裡竟然看不到任何東西。隨後,林楓彥似是察覺了對方的視線,在側過臉的同時也換回了原來的那張表情。

他張了張嘴,卻又不動聲色的換成微笑。

「對不起啊,害你淋雨了,剛剛謝謝啦~」

轉過身後,又回過頭來對白東杏揮了揮手。

「再見。」接著,漫步進雨中。

或許,那句再見不是講給對方聽的。

大概只有林楓彥自己知道--

提醒自己,再也不用見面。

放课后A4_捷米:

蝶銀:

【宣傳】
首次販賣時間/地點:《歡迎光臨名偵探柯南咖啡廳》10/14柯南only
攤位:提亞
繪師:向日優一、貴死了、蝶銀
排版&文字編輯:貴死了

正文

廢話不多說來到咱們工商時間啦
話說也已經9月中了,10月也不遠了阿,這次我們參加了10/14的柯南only,製作了名偵探柯南的萬聖節商品,搶先開啟商品預購囉,全部都是限量的商品,賣完就沒惹
商品是由 @蝶銀  @向日優一  @貴死了Grace 三名繪師聯合製作,將帶給你不同面向的萬聖節 ─=≡Σ((( つ•̀ω•́)つ
詳細內容請看表單ლ(╹◡╹ლ)
萬聖節名柯商品 預購表單網址請見留言♡→

《人生‧過客》

我知道自己看的見彩色。

即便是黑白的世界、黑白的群集、黑白的自己,我仍堅信著。

是什麼能讓我持續這似於妄想的荒論?

但是這個信念卻像血液一般流動在全身上下......

揮之不去。

單調的人群流動,眼神直望前方,只有幾次才會有人側過頭來與我對視。

像是施捨給我的眼神,說有多黑暗就有多黑暗。

他們繞過同為黑白的我,一個個的黑閃過,宛如殘影,快得像不想讓我看見。

白色的天、黑白的人、流逝的時間,我弄丟了我在這的生存意義。

一眛向前走的人群,他們的唯一共通點不是黑白,而是——都會離我遠去。

那些他們我都稱為『過客』。

我活不出自己,宛如被關在魚缸裡的金魚。

看似悠遊自在,卻是自娛娛人。

連笑容......都只得自娛娛人。

直到——我看見了那抹彩色

重重殘影中,我只看見了,他的容顏

剎那的相望

頃刻的微笑

最後的背影

嘿 你會記得像是別的時空的我嗎

那你知道嗎

我把你稱為『人生』



【深刻在記憶中的畫面/忘不了你死去的那一】

※算原創同人
※一方死亡30題
※等大考完了再發這篇的原創(欸


三年多了,白霧模糊了他的臉。

在那個人揮了揮手後,蓋住了他最後的身影。

「我過得很好,你在那裏也要過的好阿。」一慣的還是溫柔,帶著他生前有時對自己寵溺的無奈。

深夜人靜,偶爾才聽到住家外呼嘯而過的引擎聲。

沉重的掀開眼簾,惱人的滴答聲穿透空氣,許久才看清掛在牆上的時鐘。

凌晨3點47分。

再度閉上雙眼,重重呼出壓抑在心底最深沉的那股混濁。

望著那條分離的生死鴻溝,多活了一千多天的日子,他卻依然停留在那裏。

拉開棉被,赤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,打開床邊窗戶。

冷風溜進房間,經過自己的臉邊,卻也什麼都沒帶走。

從腳趾尖開始,混濁又一點一點淹沒自己,雙腳、腹部、胸口、肩膀,淚又無聲的凝聚在眼眶。

告訴自己堅強,提醒自己要代替他一起活的好好的,叮嚀自己要顧好生活不能再讓他擔心。

但是––

「我好想你。」越是深刻,就越是想讓自己忘記。

「我真的真的好想你。」有冷風、有黑夜、有月亮、有星星,誰能代替我告訴你?

關上窗,現在是4點13分。

屈膝坐在地板上,死死的抱住自己,眼淚大滴大滴滑出。

「顏成輝 ! 我真的真的……真的好想你……」

三年多了,記憶卻深刻了他的臉。

【王喻】雨下個不停

※第一次放文請見諒
※可能OOC嚴重˙慎
※短篇
※是刀子哦喔喔喔喔
※懇請大大們發評論(哭泣


現在在下大雨。
路上的行人有的紛紛撐起雨傘,有的匆匆忙忙穿梭在雨中。

忘了說,這是一場讓人措手不及的大雨。

『咔』的一聲,咖啡杯輕碰瓷盤的聲響傳入腦海裡。

喻文州這才收回自己看向咖啡廳外的目光。
他不知道自己放空了多久。
「再見。」簡簡單單兩個字。

沉穩的聲音,帶了不少的疲倦。

對方也不等他回答竟自走了。

『叮鈴鈴~』咖啡廳大門上的鈴聲響起。
喻文州看清了桌上留下的東西。
剛剛好選到的綠色咖啡杯,和一枚戒指。
他拿過桌上的戒指,去櫃檯結帳時被告知錢已經有人付清。
看了看外頭的大雨,才發現自己也沒帶傘時,他撥了通電話。

「喂?少天?…嗯……帶把傘來接我吧,我在『鳥語花香』這…好,再見。」
不久後,有兩個人走出咖啡廳。
「隊長你不是跟王大眼見面嘛?怎麼他人不見了?我看你出去的時候估計他也沒帶傘吧怎麼就這樣走了?這場雨下的也夠嗆的好像要把一整年的份都下完似的………」
黃少天的聲音不斷的傳出,可是他一個字也聽不進去。
再隔天,那場雨持續了一整晚。
徹夜未停。